Unpredictable📗

大胸怀是高山,不厌细尘,不嫌怪石,披风雪,湍瀑布,生草木,活鸟兽。

最近的变化太大了

宝宝委屈,但就是不哭

八至

至近至远东西,至深至浅清溪
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

土地的处境与宿命

婆罗门女儿
嫁与梵志子
生了一个儿子
又怀了孕

丈夫送她回娘家生产
带着大儿子一同上路
夜幕徐临树林子
丈夫熟睡在地上

夜枭声声
她生产疼痛
血腥引来蛇蟒
咬了丈夫

天亮她起身
痛不欲生
抱着一个 牵着一个
一步步走向娘家人

一条河
断道路
一条河上
无桥也无人

“娘先将弟抱过河”
把婴儿放在草丛中
等她返身向着大儿子
大儿子不小心滚入河中

河水之中
娘呆立
急流卷走
他儿童的声音

才又想起小婴儿
连滚带爬回草中
只剩血和骨
已喂饱狼儿碧绿的眼睛

夫亡子殇的女人
一步步走向娘家人
“你娘家不幸失火
全家人葬身火中”

她横身倒地
风将她吹醒
报丧的老人
将她带回家中

嫁给了一位酒鬼
不久又临盆
产子未毕
醉丈夫狂呼开门

她卧床难起
生产的疼痛
醉丈夫破门而入
打得她鼻青脸肿

凶残的手
撕碎婴儿
还以死相逼
吃下自己的爱婴

夜深人静
她奔出大门
月亮照着
这女人

一路乞讨到
波罗奈河滨
一座大坟旁
她安身

遇见一位丧妻
哭祭的富人
怜情生爱意
又结为夫妻

日升月落不长久
新丈夫又染病
暴死在
女人怀中

因为波罗奈风俗
她被活埋坟中
同时还埋下不少
值钱的东西

一群盗匪
夜来倔墓盗金
透入空气
她又拣回性命

盗匪头子将她
拖回自己家中
强逼为妻不久
丈夫砍头处死

又把她和尸体
一起埋入坟中
三天后野狼
爪子刨开墓

吃尽了
死尸
她爬出墓穴
战立

这女人就是
大地的处境

点开看看,有惊喜!

明者远见于未萌,而智者避危于未形――《谏猎书》